中国电子烟线下渠道招商会,电子烟大洗牌前夕:商家利润下滑,品牌线下猛烈扩张

电子烟大洗牌前夕:商家利润下滑,品牌线下猛烈扩张

时代周刊,10 月 15 日 08:27

时代周刊北京记者刘伟奇

“正在审批”,10月14日,国家标准信息公共服务平台网站展示了“电子烟”国家标准的现状。

根据2017年10月发布的标准制定计划的介绍,项目周期为24个月,即最迟在10月底获得国家标准委批准并发布。这一消息影响了电子烟行业近4000家企业,可能对其未来的发展方向产生巨大影响。

在各国首都眼中,这确实是一块巨大的蛋糕。公开数据显示,我国是烟草大国,拥有3.50亿烟民。仅2018年,我国烟草企业税收优惠就达11556亿元。

据欧睿统计,2018年我国电子烟市场scale51.520亿元,同比增长28.5%,2012年和2018 年达到 35%。目前电子烟渗透率不到1%。如果以10%的渗透率计算,市场的规模将达到千亿。

近两年,资本疯狂涌入行业,市场日夜涌现出一大批电子烟品牌。

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数据,国内电子烟企业近4000家,深圳企业超过500家,但其中80%是员工人数不足50人的小企业。

9月27日,Bode电子烟partner和CMO方辉告诉时代周刊记者,市场最火热,同一个代工factory生产的同款产品会以不同的品牌推出去卖 ,因为总有人买。

从行业的角度来看,电子烟监管必然会更加严格。首个国标“电子烟”将使其更加理性,但同时也将引发行业大洗牌。

近日,时代周刊记者走访多家线下零售店并授权专卖店,发现市场在电子烟行业发展的关键时期正在悄然发生变化。

业务徘徊

“我从事这个行业快十年了,上个月我停止了。现在市场quotes 不好。” 10月11日,在北京从事电子烟销售多年的老板王轩(化名)表示,他对这个行业已经“感冒”了。他的店是体验店,经常有烟民光顾。据他介绍,这家店不仅有卖像悦刻、魔笛“小烟”,还有卖电子烟大烟品类的产品。

王轩告诉时代周刊记者,“我工作快十年了,一开始是赚钱的,后来越想越需要成本。虽然订单数量与以往相近,但单价更低。是的,以前是卖一个两千块电子烟加盟,两三千块,现在一套才几百块,你看利润率。”

目前悦刻等电子烟品牌正在积极寻找线下区域代理商拓展线下门店。

“悦刻当时也联系了我好几次,因为我们店的位置很好,但是悦刻利润很薄,价格和我的卖的价格差距太大,所以我没有不要这样。。我们开店的时候,没有2.5fold 或2.7fold。我不是卖。”

他说:“市面上的电子烟或多或少都是漏油,这很正常。可能是悦刻给价格利润不够,利润少了,麻烦多了电子烟代理,谁要去推?”

10月11日,时代周刊记者联系魔笛卖员张铭(化名)。据张明介绍,他目前正在招募区域代理和加盟店。区域代理要求比较高。以北京代理为例,需要5万元定金和45万元首购。 3个月后,每月购买金额为100万元。前三个月需要在里面开两个专卖商店。当记者问他什么时候可以还款时,张明说需要35个月。

加盟店要求加盟商找到一个满足魔笛招商需求的店铺选址,综合利润在50%左右。不仅魔笛可以提供所有的店面装修设计和费用,还需要加盟费用,还要交10000元押金。

据张明介绍,约10平方米场地的整个装修费用为60800元,完全由魔笛承担。

随后,《时代周刊》记者走访了一家悦刻line 授权店。从店员陈浩(化名)的记账本上可以看出,仅10月11日,就有近30个订单。据陈浩说悦刻中国电子烟线下渠道招商会,目前一套烟具和两个烟弹的组合估计为99元,一个工作日的日营业额约为3000元。对于想进入这个行业的人,陈浩说,如果你不是很了解,尽量不要进入,因为他已经看到很多商店关门了。

采访中,一位电子烟line线下店员告诉时代周刊,店主开店6年了,但不赚钱。老板还向他透露,行业不景气,他想减薪。他准备在那个月离职。

疯狂的线下扩张

电子烟的线下门店被品牌视为做货的关键。

“前期大家还在研究电子烟在线How卖,现在发现线上并不是电子烟的主要发货渠道,重点还是线下。”方辉向时代周刊记者介绍称。

方辉介绍,目前的渠道拓展是根据不同的产品定位进行划分的。目前主流的产品有一次性和交换式。 一次性产品更倾向于零售终端渠道中国电子烟线下渠道招商会,如便利店、零售店等;交流风格渠道比较丰富,既有品牌直营店,也有品牌授权加盟shops,也会有一些3C渠道等等。

“渠道推广最重要的是找到合适的人和合适的团队。”方辉说。据方辉介绍,BOD目前在全球拥有近1000名员工,包括销售团队,核心团队约200人,其中研发团队50人。可以看出,销售和渠道人员占了比较大的比例。

10月9日,时代周刊记者从魔笛CMO周洁获悉,以魔笛目前近千人的团队规模来看,除了产品和研发团队外,最大的团队是渠道部,“目前渠道员工占公司一半以上。”

时代周刊记者从他们走访的几家电子烟企业获悉,各家企业都非常重视线下推广,正在大力投入人力物力扩大市场份额。

据周杰介绍,魔笛目前正在以每月数万家门店的速度扩张,预计到今年年底将拥有数十万家零售店。线下渠道扩张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容易。曾就职于零售市场的方辉向时代周刊记者解释说:“中国现在有700万个线下零售渠道,连锁店可能占比不到10%,大部分都是零散的、小规模的商店。很难一一通关,也很难全部覆盖。”

时代周刊记者还随机走访了几家线下门店。以北京为例,一定数量的便利店已经把一次性的电子烟放在了显眼位置。品牌参差不齐,有悦刻、福禄等知名的,也有不知名的如友物、友易等。 记者询问了几位便利店员工目前电子烟的销售情况,而且他们普遍说卖得很好,每天都会有人来买。

在专卖店方面,记者通过大众点评等APP搜索发现,市场上悦刻的线下授权店较多。

记者随后联系了魔笛北京渠道销售人员。据营业员介绍,魔笛是今年7月才开始在北京招募代理的,所以截至目前,北京只开了4家店。 .

电子烟游戏理论

“你的产品卖给谁了?这就是我们之前提到的行业边界问题。” Bode电子烟partner 和 CMO 方辉说。

《时代周刊》记者采访的几位电子烟品牌负责人都表示,他们不希望自己的产品成为年轻人的第一支烟,目标受众仍然是烟民。线下店铺中,每个电子烟品牌也在明显位置标注,禁止未成年人使用。

在外界看来,这种行为就像网吧规定未成年人禁止入内。

10月11日,时代周刊记者在电子烟线下门店遇到了23岁的女孩李欣(化名)。她买电子烟的频率大约是每两周一次买烟弹,平均每月支出两三百元。据李欣观察,她身边的抽电子烟并不多,男生比女生少。

时代周刊记者走访线下门店时也观察到,顾客多为20多岁、30多岁的年轻女性,男性顾客相对较少。目前业界对电子烟的普遍共识是电子烟是一种可以持续产生利润的高回购消费产品。

然而,已经卖十年电子烟的王轩对此并不认同:“有些人回购后不买。在电子烟工作十年后,我发现老烟民都没有因为抽电子烟而弃烟,很多抽电子烟都会随身携带一包传统香烟。根本问题是电子烟达不到传统香烟的效果.”

“这里的问题是,要代替真烟,味道必须和真烟非常相似,这就是大家所说的解瘾。如果我是烟民,现在可以给我电子烟我抽起根本不上瘾电子烟招商,肯定不好,这涉及到电子烟的还原度。”方辉认为,如果产品不能成为吸引烟民,向非吸烟民伸手,那就属于过去,博德反对这种做法。

同时,方辉也承认电子烟行业确实存在一些不足,但对于尚处于发展初期的电子烟,方辉坚信可以通过技术来实现,”但我认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要走的路。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电子烟加盟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jfhqp.com/2929.html

作者: 电子烟代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