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摩尔电子烟招商部,Smole 转港股:电子烟风口难进行

来自 Canva 的图片

7月10日,电子烟第一股在港交所诞生。

获得电子烟first share 称号的是电子烟行业备受追捧的老将Smoler。虽然电子烟的走势没有以前那么好,但是Smole一经上市,还是吸引了很多资本市场的热情。

上市首日,Smolar股价暴涨,甚至从发行价达到12.40港元/股的高位,上涨150%至31.00的高位港元/股,市值一度达到1780亿港元。思美上市前几天,受影响的A股电子烟板全线暴涨,港股相关的电子烟个股也暴涨变化。

然而,上市后的第二天,Smoler就超越并回落。在电子烟工业风口不如从前的情况下,电子烟第一股的风光能否持续,充满疑问。

回到思考摩尔

Simoore 不是电子烟行里的新人,而是 Mcwell 改名后卷土重来。

麦威成立于2009年电子烟代理,2015年在新三板挂牌,2019年退市,退市前麦威市值达到85.30亿元,最后交易日报134.76元,比首次上市时的发行价高出 10 倍。

一年后,麦克维尔变身西默,再次踏入首都市场进军。

虽然电子烟深陷舆论风波,但成为电子烟第一股的司摩尔依然受到资本青睐。 IPO阶段,Smolar引入10位基石投资者共认购26.360亿港元,超额认购115倍,冻结资金超1000亿元。 7月10日,Smolar在港交所正式挂牌上市,股票代码为“6969”,发行价为每股12.4港元。

上市当天,西美尔开盘28港元,跌至25.05港元,收报31港元,仍较发行价上涨150%,市值达到1780亿港元。

从Mcwell到Simer,创立近十一年的Simer,从电子烟初露锋芒发展到炙手可热,然后风越来越冷。现在Simer已经开始向往国际舞台,而被资本关注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其盈利水平惊人。

赚钱工具

还在McWell的时候,Simer就有了电子雾化设备行业“富士康”的称号。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数据,2019年,Smoler实现了76.110亿元的营收,占据电子烟市场16.市场5%的全球份额。

招股书中的信息显示,Simer目前是全球最大的电子雾化设备制造商,业务主要面向企业客户和零售客户。

对于企业客户,Simer 主要提供封闭式电子雾化设备和电子雾化组件的设计和制造。客户包括英美烟草、日本烟、雷诺亚太等;对于零售客户,主要目的是研究和设计自有品牌的开放式电子雾化设备或APV。

从2017年到2019年,Smol的收入实现了持续高速增长,从7.0730亿元人民币到76.1060亿元人民币,增长率分别为121%、119%、122%。同期全球电子雾化设备市场增长率为116.1%。

在净利润和毛利方面,Smolar 的表现也不错。其净利润从2016年的1.060亿元增长到2019年的21.740亿元,三年复合增长。率超过173%;毛利从2016年的1.720亿元增长到2019年的33.520亿元,增速超过180%。

可以说,虽然电子烟工业风口比以前冷了,但Smoler依旧逆市。然而,作为电子烟的领导者,斯摩尔无法挺过疫情的冲击。

疫情阻隔,前路不明

疫情影响了各行各业,电子烟行业的思摩尔也不例外。

Simall 表示,受疫情影响,其 2020 年第一季度的产能将比原先估计减少三分之一,对其盈利产生非常负面的影响。

与此同时,Smolar 对零售客户的销售量也有所下降。截至4月30日,其零售客户销售收入同比下降40.5%;销量同比下降33.6%。这是由于门店减少或关闭以及分销商渠道收入减少所致。

以及海外疫情没有出现拐点的同时,也影响到了西美尔海外业务的收入。招股书数据显示,2019年美国等地区营收占比79%。

Simall 不得不面对自有品牌业务收入下降的问题。

Smoore对零售客户的销售业务是自主研发的自主品牌APV。数据显示,2019年Smol零售客户销售收入为10.420亿元,同比仅增长11%。

Smol零售客户销售业务增速之所以出现下滑,是因为自2016年以来,该产品的价格逐年下降。 2016-2019年思摩尔电子烟招商部,APV自有品牌产品平均售价分别为159.5RMB、118.1RMB、108.9RMB、81.8RMB。对此,Simer在招股书中解释说,由于客户偏好,调整了较小APV产品的组合。

但是电子烟加盟,Semol自有品牌的收入下降是不可否认的事实。除了疫情,Semol还要面对很多问题。

风口难造

虽然Smol受到了资本的追捧,但这并不意味着电子烟会掀起另一波浪潮。

监管政策一直是挂在电子烟行业头上的一把Damorius之剑。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对电子烟的监管都越来越严格了。

美国作为西美尔重要的海外战场,有油烟型加香卷烟禁售及相关政策,需要在烟草上市前申请。在中国,China香港作为中转站,于2019年推出了《吸烟(公共卫生)(修订)法案2019》;同年10月,电子烟在内地开始网上销售。

同时思摩尔电子烟招商部,电子烟行业的很多玩家也面临资金链短缺,需要融资造血。电子雾化设备厂家前期要在上游原材料采购、生产基地建设、研发投入等关键环节投入大量资金,才能保证正常运行。

受疫情影响,不少电子烟品牌面临困境。 Fulu电子烟因资金链紧张而被拖欠工资和裁员近70%。

与美国电子烟leader品牌Juul一样强大,也不得不裁员解决问题。据媒体消息电子烟加盟,4月份,Juul裁员近3%3.3%,员工人数为800-950人。

占据美国电子烟市场四分之三的Juul,2019年估值380亿美元,但随着政策和新势力的涌入,其市场的份额下降了10%。

在电子烟行业,一般的Juul同样难上加难。千烟之战的场景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虽然长期以来一直保持营收和净利润高速增长的西美尔,一上市就受到资本追捧,但在疫情、政策等一系列因素的影响下,仍需迈出未来的每一步。谨慎。

文/刘匡公众号,ID:liukuang110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电子烟加盟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jfhqp.com/3301.html

作者: 电子烟代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