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有没有电子烟招商,罗罗创立、陈冠希代言的电子烟即将上市

“电子烟,罗罗创立,即将上市”

来源 |投资人(ID:touzijias)

作者 |刘晓月

近日,电子烟品牌提供商小野电子烟发布公告称,已完成753万美元的战略融资,本轮投资方为天音通信有限公司。小野这里提到的科技是由罗永浩共同创立,陈冠希代言的小野电子烟。

这是小野电子烟。它不仅获得了新的融资,而且该公司即将上市。据业内人士透露,小野计划在未来两年和明年尽快上市。

不过,网友普遍对小野的前景表示担忧。看看电子烟工业的上市公司股价就知道了。可见他们是“先锋烈士”。

五芯科技价格发行12美元/股,但6月17日收盘价仅为8.82美元/股; Smol International 6月17日收盘价报43.05港元/股。 ,总市值一度突破5000亿港元,公司最新市值2842.840亿港元,年内蒸发2500亿港元。

五芯科技2021年1月22日登陆纽交所以来的K线图

(图片来自Wind)

今年年初至今的小国际K线图

(图片来自Wind)

一个

监督重锤:禁售,重税,专卖

这个小野电子烟是罗永浩离开锤子科技后的创业项目之一。公开资料显示,小野科技成立于2019年3月,创始人及实际控制人为彭锦洲,罗永浩为联合创始人。他们主要从事电子烟、Yanye的研发、生产(包括委托生产)和技术开发。销售。

去年双十一前夕,老罗还在卖力地宣传,并在新浪微博电商平台转发“vvild小野一次性雾化电子烟”。销售消息。

可谁曾想,老罗的“工业灯”属性又出现了。在他的广告发布仅仅20分钟后,电子烟行业迎来了前所未有的政策重锤——

11月1日,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发布《关于进一步保护未成年人免受电子烟侵害的通知》,要求不得向未成年人@、@出售电子烟电子烟不得通过互联网销售,电子烟广告不得通过互联网发布。

这也意味着电子烟行业的线上销售渠道被噎死,禁售全网被禁。一时间电子烟市场风声鹤唳、阿里、京东等电商平台下架了电子烟产品。

小野CEO季岳林曾感慨:“当时小野全线部署,线下门店只有20、30家,完全猝不及防,公司差点付不起工资。”

但这只是政策的开始。 2021年3月,工信部就《烟草专卖法》修订征求意见。该修正案仅包含一句:“电子烟等新型烟草制品按照本条例卷烟相关规定执行。”

熟悉政策的人都知道,字数与信息量绝对不成正比。该政策的修订内容是字少信息量大的典型表现。这意味着电子烟可能面临“重税”和“专卖”的双重考验。

一方面,香烟税很高。 《2018年中国控烟合规进展报告》显示,当年我国卷烟综合税率为66.6%。这意味着150元的香烟,要征税100元。根据国家烟草专卖局2020年2月1日公布的数据电子烟加盟,全国烟草行业将实现工商税利总额12803亿元,财政总营业额12037亿元,均创历史新高。高。

但目前电子烟只征收一般消费品增值税,综合税率在13%左右。以后的重税如果参照其他国家的标准,会只对烟液征税,只对设备征税,或者同时对烟液征税。

另一方面北京有没有电子烟招商,卷烟是一个受到高度监管的行业。如果提到卷烟管理,不仅意味着卖电子烟未来的销售可能需要许可证,还意味着它的生产可能会按照计划的产量进行,而今天的行业巨头进一步失去了他们的优势。独立定价权。

不等电子烟公司放慢脚步,一系列政策接踵而至。 6月,新版《未成年人保护法》明确规定“禁止向未成年人电子烟销售”;同月,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监督总局印发《保护未成年人吸烟“成长守护者”专项行动计划》表示,将严格监管电子烟经营活动,逐步建立健全电子烟监管工作体系,规范电子烟生产经营活动。

传闻之下,电子烟行业也迎来了大洗牌,众多明星企业纷纷倒下。 2020年初,Fulu电子烟被曝拖欠工资、裁员、拖欠装修费等,后来被法院查封冻结; 2021年2月,完成五轮融资的灵溪LINX频频出现买卖合同纠纷电子烟加盟,公司成为失信执行人,联合创始人兼法人张金元被限制消费。

两个

真假千亿市场:层层“剥皮”

电子烟行业的困境不仅是因为大环境的影响,还在于行业的内在属性——看起来光鲜亮丽,实则难做。

从表面上看,电子烟市场有着广阔的前景和强大的盈利能力。根据国盛证券的研究数据,全球烟草市场规模计算为7700亿美元。在电子烟的市场渗透率1.56%的情况下,电子烟的市场规模为120亿美元。当电子烟进一步蚕食传统烟草行业,渗透率达到3%时,市场规模达到231亿美元。

具体在中国,如果中国烟草总公司一年的总收入以1万亿元计算,当电子烟市场渗透率为1%时,电子烟的国家市场规模为10亿元。在大洋彼岸的美国,渗透率已经达到了13%。这意味着全国至少还有超过1000亿元的市场增量空间。

但实际上电子烟industry需要经过层层“剥削”,并没有真正赚钱。

从上游生产来看,国内的电子烟品牌虽然开花了,但实际上采用的是代工模式,厂家只是少数。

供需失衡,自然意味着话语权极其不平等。为了讨好厂家“爸爸”,电子烟品牌不择手段——喝酒、唱歌KTV、打高尔夫球、夜店都是例行公事。如果你想进一步建立关系,你必须考虑其他策略。比如,在测试前,媒体报道某电子烟品牌知道厂家负责人喜欢茅台,于是专门成立了一个小组,将他们全部搜出来。各种茅台。

从下游销售来看,去年11月国家禁售后,线下渠道成为电子烟品牌的救命稻草,这种模式难免成本更高。

为了能够吸吸引更多加盟商入驻,各大电子烟品牌不遗余力地花钱补贴。据天风证券报告统计,悦刻电子烟计划3年内补贴6亿元开店; yooz柚子S级开店补贴将达118万元;博德开业补贴最高可达128万元。

层层“剥削”、持续补贴、成本上升、利润下降,导致电子烟品牌不断增加负债。结果,很多玩家走到了金融链的末端。

即使是冲击资本市场的小野,资本形势也不乐观。截至2021年5月31日,小野总资产为7650.7300万元,但总负债已达到8579.2600万元。

但是烧钱大战并没有结束,剩下的玩家还在激烈的竞争中。目前行业内悦刻电子烟已经吃掉了国内市场近80%的份额,而小野则、yooz柚子、博德、穆迪等公司则分担了剩余的20% 市场。

现在小野被老罗抛弃的概率很高。公告显示,彭锦洲、李军、陆家耀目前为小野科技的大股东,小野科技目前以工商登记方式持有的股权比例分别为39.9614%和分别是32.7991% 和21.7204%电子烟加盟,没有提到罗永浩。从天眼查信息来看,罗永浩并未公开持有小野科技的股份。

前有狼后有虎,老罗心没了。 小野的生活真的不容易。

三个

电子烟的最终游戏已经写好了

其实电子烟的风暴虽然来了,但其实也在意料之中。

虽然老罗毫不客气地说:“电子烟是减害产品”,但其实电子烟的危害不亚于香烟。

电子烟的原理是电池发电,雾化器将烟弹中的液体尼古丁转化为雾气。是的,你吸还进去北京有没有电子烟招商,尼古丁。

此前,美国一名年轻人将电子烟公司告上法庭,因为吸电子烟导致他的肺部遭受极其严重且不可逆转的损害。这引起了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注意。他们通过研究发现,“电子烟引起的193名肺病患者中有7名死于肺病,年龄不到25岁。”

雨烟电子烟有用吗_北京有没有电子烟招商_电子烟有用吗

美国的教训很快引起了中国的注意。在2019年的“315联欢晚会”中,电子烟的危害被曝光:释放的气体中含有甲醛、丙二醇、甘油等有害物质。某些产品尼古丁 包含严重内容。超过了!

另外,电子烟吸吃饭太方便了。随时随地都可以抽一口,所以抽烟已经成为很多人喜欢hu吸的习惯。这会导致吸烟者改变原来的吸烟习惯,在不知不觉中增加吸烟的使用频率。

对于很多没有抽烟习惯的人来说,电子烟看似无害的特性,以及它的便利性和适口性,让他们很容易上到第一口。这对青少年来说更危险。

此外,被“互联网”思维孕育的新锐电子烟品牌对消费者心理有很好的理解,以及个性化、精准的营销。

于是他们推出了各种酷炫的设计和丰富的口味,把电子烟塑造成“戒烟神器”、“潮流标签”,甚至还请来了名人代言,比如小野电子烟刚刚请来的爱迪生陈代言,“小野就就好了”视频在朋友圈疯了。

所以我们看到电子烟市场 份额近年来呈爆炸式增长。 2014-2019年,全球电子烟市场复合增长率达到24.2%。疫情过后,国内电子烟市场加快了步伐。 2020年Smol国际成功上市,无论是城市还是小镇,几乎都被电子烟包围。

此外,电子烟在原材料选择、添加剂使用、工艺设计和质量控制等方面缺乏有效监管,市场上存在大量电子烟产品尼古丁过剩,烟油泄漏、重金属超标、成分不安全 添加其他质量安全隐患。

可以用现在最时髦的词之一来概括——“无序扩张”。

早在电子烟火热之时,我就发过不看好电子烟的文章。因为在我看来,电子烟的最终游戏已经写好了。

早在2003年,中国就发明了第一款基于尼古丁的电子烟产品——《如烟》,年销售额10亿,股价116港元,市值近1200亿港元。 ,并在海外卖得很好,后来在港交所上市,但最后的结果是不是也很惨淡?

你要明白,不管什么年龄,什么公司,首先要记住自己是社会的企业,国家的企业。

参考资料:

AI财经:《小野电子烟访问罗永浩平台的人居然要上市?》

Taishi James:“电子烟还在苦笑:我逃过了网禁,但专卖法”

钛媒体:《没有资本的年轻人创业,从电子烟开始?》

投资人:“电子烟创业者,2019年最差的一群人”

冉彩静:《”赢利”电子烟无钱可赢”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电子烟加盟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jfhqp.com/4458.html

作者: 电子烟代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