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线城市电子烟代理,第一批电子烟罚款持续“余波”,品牌和产销双方“不慌”?

“看到这些人吞云吐雾,真烦人。有的抽电子烟更肆无忌惮,他们总说没有二手烟,他们抽又不是香烟。”一位深圳市民告诉了解笔记,她对第一张电子烟票绝对赞不绝口,她和身边的很多朋友都期待着新实施的禁烟规定更加严格,治愈那些电子烟吸烟、解毒《大烟枪》。

这位女士提到的第一个电子烟penal slip是指10月初在深圳被执法人员罚款的六名吸烟者(包括使用电子烟者)。其中一位姓吸烟者的连收到了第一笔电子烟罚款,这是国内首例电子烟吸烟者被处罚的案例。

首张票引发热议,网友拍手厂家淡然

10月1日,新版“深圳经济区控制吸烟法”正式实施。条例规定,在公共交通车站的行人出入口外五米范围内,以及公共交通户外站台、候车线所在区域,禁止吸吸烟。而且,在深圳公共场所非吸烟区规范电子烟的使用也是违法的。

有烟民表示,新版禁烟条例是在“深圳speed”实施的,根本没有过渡期。一些计划戒烟或试图通过电子烟戒烟的吸烟者很容易感到“不适应”。

也有网友表示,深圳禁烟规定实施后,相信国内其他一、二线城市也会效仿。很多电子烟品牌、制造企业、加工流水线很可能会“炫酷”。 .

在不同的舆论中,电子烟品牌方和制造企业是怎么想的?

“市场可以买到的电子烟,90%以上都是深圳生产的,我们不光是做内销。”作为一个创业品牌,懂笔记联系了深圳龙岗一家中型电子烟代工厂。杨东经理(化名)在交流中表示,他早就听说了深圳首张电子烟刑单的消息,但他并不担心这张罚单会给行业带来负面影响。

杨东介绍,深圳代工电子烟产品历史悠久。他所在的代工厂有七、八年代工的经历。第二代电子烟产品出来后不久,工厂就开始专注于电子烟代工业务。 “市场基于我们的研发和生产基础,拥有多个电子烟品牌。大家都只是一个OEM。”

杨冬认为,无论是传统香烟还是电子烟产品,对人体都有一定的危害。但同样作为一个“资深”烟民,想要吸烟者戒掉烟瘾,确实是一件很痛苦很“残忍”的事情。 “戒烟总是失眠,出汗,怎么办,注意力不集中,心情不好。”

所以在他看来,电子烟是缓解烟民反应的过渡产品戒烟。虽然各种香精香料产生的细水雾可能对健康有一定的影响,但与传统卷烟相比,这种影响明显降低。 “所以这就是市场 所需要的。”

“很多投资机构也看好电子烟这个行业,所以也只愿意投资这几年这么多名不见经传的创业公司。”至于为什么不担心深圳“电子烟美食单”的影响,董扬表示,距离出票已经半个多月了,现在还没有看到电子烟品牌或者初创公司调整生产订单或暂停订单。

他工作的工厂还持有近10万个电子烟订单,还没有完成生产。而且,近日,一些创业团队和新品牌纷纷前来洽谈电子烟代工和OEM业务合作。 “作为工厂方,我们只负责订单,市场,营销和政策问题是品牌方应该考虑的问题。”

杨冬坦言,只要品牌方没有协商调整顺序三线城市电子烟代理,就证明行业和市场不受罚款影响。同时,他也没有注意到深圳Other 同行(代工厂)的输出有任何减少。 “现在厂家流水线全部满负荷运转,希望工人们都是观世音菩萨,大家不要太着急。”

或许,深圳发布的第一条电子烟处罚暂时还没有对电子烟生产加工企业造成负面影响。在厂家看来,只要订单量还在,就证明品牌对市场还是有信心的。国内订单的不断增加,也让很多厂家更加关注国内电子烟市场的动向。

那么,工厂“无压力”能证明品牌也“无忧”吗?

频道聚焦二、三线烟民电子烟加盟,品牌不怕“一线”封杀

“从创业开始,我们就一直面临着新的压力。”

于海(化名)是深圳一家电子烟创企合伙人。最近,他和管理团队一直在关注深圳开出首张电子烟美食单之后的余波。他坦言电子烟招商,虽然早有预料,但没想到“惩罚”来的这么快。

作为一家刚满一年的小创业公司,他和另外两位创始人不仅要负责电子烟的销售和市场的地位,还要负责项目的投资人。于海表示,今年年初,公司刚刚获得了300万元的天使轮融资,几乎全部投入到了新一代电子烟产品的研发上。

“现在销售压力最大,投资者每个季度都会看数据。好在销售渠道已经成熟。”这个电子烟品牌的销售渠道主要以电子商务为主。以下图片体验(展示)店铺补充。

截至目前,共有5家合作体验店,均位于广州和深圳。此外,公司还与10多家电商店铺签订了独家代理协议。 “产品销量和烟油回购率都不错,而且公司近90%的营业收入来自电商渠道,所以我不担心。深圳对电子烟的监督,毕竟,我们的用户大多是二三四线城市的烟民,电商渠道购买买没有效果。”

于海告诉明白笔记。在公司成立之初,团队进行了详细的市场调查。虽然深圳的电子烟工业带是最集中的,但是深圳吸烟的烟人口比例和很多二、三线城市相比是不可比的。 “你平时看到的很多吸烟者,大多是来自广州、惠州、潮汕等周边城市的人,是来商务旅游的。”

另外,于海还在网上找到了一份资料。根据2018年公民健康素养监测数据初步分析,深圳国民的吸烟率已降至20%以下,位居内地主要城市之首。进入20%的城市。 “深圳不是香烟,电子烟最大的消费市场,所以公共场所禁烟效果不显着。”

当然,低烟民比例并不影响电子烟品牌在深圳开设形象展示店的接连不断。于海解释说,很多品牌选择注册深圳是因为离产地很近。另外,由于深圳是四大一线城市之一,“一个公司注册在一个一线城市,其他二三线城市的用户就会觉得这个品牌高大上。”

于海指出,国内很多电子烟品牌现在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等一线城市开设体验店和形象展示店,并不是因为他们看重一线城市的烟民和消费者,但更多是因为这个。可以为品牌实力背书,提升宣传效果。 “信不信深圳,北京、上海、广州以后还会在公共场所禁止电子烟吗?”

对于电子烟创企来说,二、三、四线城市乃至农村都是香烟的巨大消费市场,就是电子烟品牌价值的提升和乐观市场 .

因此,对于深圳市“禁烟”规定的出台电子烟代理,一些已经建立成熟销售渠道的企业认为影响不大,“如果是一个品牌,产品还没有已经发布了,那么你应该恐慌。但政策在目前的变化中,我们会更加保守,会考虑减少新产品的开发和营销投入。”

厂家和品牌方认为没有必要恐慌,但市场有营销压力吗?

步步为营,零售店忙于清理库存

“这张票合理吗?我不认为,但我们现在必须与时间赛跑。”

在朋友的介绍下,看懂了笔记,认识了深圳宝安某商业合体的电子烟图像展示店店长李敏(化名),并提到了深圳开出的第一张电子烟Ticket,她感慨地说。

她所在的形象展示店与新成立的电子烟品牌是合作渠道代理有关系。这家商店于六月开业。虽然作为形象展示店,品牌方提供了部分装修费用,但投资这家店的老板也签下了近百万元的电子烟订单,聘请了大量的形象质量。员工很好。

“老板说要投资电子烟店,看好烟民的消费趋势。但听说深圳抽电子烟会被处罚,他就紧张了几天。”李敏无奈地说,自从电子烟punishment的消息被媒体曝光后,老板就找品牌商谈。 “他希望品牌能给零售商一些安慰,但结果似乎并不怎么开心。”

在投入资金并与品牌官合作开设形象店后,这家店处于被动地位。业务本身并不盈利。如果老板想提前“止损”三线城市电子烟代理,通过之前承诺的购买协议的维权方式,资金很难返还。毕竟双方的投资已经产生了。如果是继续经营,老板很担心监管何时会再次收紧。

“品牌不乏渠道,他们也有电商和微商,但我们的零售(体验)店只能在深圳这方面做生意。”李敏告诉懂笔记,正因如此,老板希望店里的员工能在短时间内把库存全部清完,“也就是说任务重了很多,我们现在要达到月营业额至少26万元。”

据她了解,近期还有不少电子烟旅行品牌和代理(渠道)商家,都在与各自的合作品牌洽谈,希望加大产品推广和宣传的投入以保障零售店一开始承诺的销量和权益,“说得难听点,投资体验店的老板们都是在帮品牌撑场面,谁也不愿意被公司甩了,因为政策问题。”

很多营业员也在私下讨论是辞职还是换工作,因为周围很多人都在说零售业会受到禁烟令的影响,会影响到未来的销售佣金。有些人更担心搞电子烟Sales没有前途,“我自己也在找新的工作机会,所以自然不会过分责怪大家。”李敏叹了口气说道。

结论

可以看出,厂家、频道、用户和普通市民都对第一张电子烟票提出了不同的意见。但是,有一点值得关注。 深圳的示范效应很可能会触发电子烟相关禁令在国内一线城市逐步实施,并逐步向二三线城市蔓延。同时,相关国家标准、行业标准的出台,也可能对生产加工企业和电子商务平台的销售环节产生影响。

有业内人士表示,留给电子烟产业的时间不多了。这句话并非空穴来风。无论是品牌商、工厂、电商还是零售渠道,都在市场全面监管之前加速运转。毕竟,场外的“哨声”很快就要响起。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电子烟加盟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bjfhqp.com/5979.html

作者: 电子烟代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返回顶部